是什么阻挡了我们成为药神的脚步?
栏目:业界资讯 发布时间:2018-07-11
《我不是药神》之所以催泪,在于人们面对疾病时无力感的深刻共鸣。今天赫贝君就说说我国医疗体制和医药研发的短板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!

上映不到4天,票房破13亿,口碑炸裂,收割票房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之所以火了,在于戳中了中国社会“看病难”和“看病贵”的软肋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之所以催泪,在于人们面对疾病时无力感的深刻共鸣。

 “我吃了三年的药,吃掉了房子,吃垮了家人。”电影中这句无奈心酸的话,让许多人潸然泪下。电影整个重心围绕着白血病人吃不起价格高昂的专利药,因为生病陷入生活窘境而开展。研发“格列宁”的“瑞士诺华公司”因为卖天价药,禁止仿制药等行为成了电影中的“大反派”,这一剧情也引起了众多医药研发人员的不满。除去济世救人的理念,新药上市的巨额收益才是推动投资者注资开发新药的根本原因。很多人说:之所以这颗药价值几万块,是因为这是第二颗药,第一颗药价值几十个亿。所以这类靶向药定价高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

今天赫贝君想说的是我国医疗体制和医药研发的短板~~

首先我们来看下格列卫Glivec中国价:4万人民币

澳洲绿卡:190元人民币

澳洲老人:27元人民币

新西兰/美国绿卡公民:免费

虽然格列卫已经列入医保,但是依然要8000块的价格,对很多中国家庭来说还是很大的负担。许多病患家属仍存有疑惑:一些进口原研药在去除关税、增值税后,为何价格依然高于其他国家?中国药科大学知识产权运营中心主任孙立冰给出了答案:“这说明中国医药产业的议价能力还不够。如果中国能研发出‘metoo’药物(指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物,其药效和同类的突破性药物相当),天价药就不会存在。”说白了,新药研发是我们的短板,我们拿不出有竞争力的东西来降低进口药的价格。

是什么限制了国内药物研发的脚步呢?

事实上一个新药的研发,前进的每一步都是十分艰难的。近年来,靶向药物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,精准医疗也慢慢走近大众的视线。靶向药物研发通俗来讲分成靶点确认、化合物筛选、药物动力学研究、动物实验、临床人体实验五个阶段。

其中靶点的确认需要依托大量国际国内基础医学研究为背景,从分子机制层面探讨靶点的存在,以及大量的实验验证研发的可进行性。后续化合物的合成修饰后,更是需要大规模的动物药物评价实验,包括生物安全性评价,急毒、亚毒、遗传毒性等。除却后续申报批件,再到临床1234期的层层研究,光是临床前阶段所花的时间,及研发成本就已经非常巨大。然而临床前的研究却是决定新药研发是否能顺利推进的关键因素。

大规模的分子筛选,细胞实验,成批次的动物模型药效评估,毒理实验,生物安全性评估实验,需要投入的人力巨大,往往在起步阶段就面临人员短缺,相关经验不足,操作稳定性差的问题,从而进一步拖延研发进度,浪费更多的财力。

 赫贝君作为一个第三方研发平台人员,觉得万事开头难,要将一个药物研发过程理顺,以至于最终不会流产,前期的准备阶段是最为重要的。所以,一个优秀的团队,人员稳定的操作队伍,加上创新的思想和统一的执行力,才是目前国内新药研发启初阶段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。

就目前而言,国内药企就应着重寻找这样稳定的第三方公司,化繁为简,抛却高昂的人力成本及实验室建设成本,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才是最好的途径,把眼光放在创新点的挖掘,以及后续繁琐的申报流程上才是真正需要着力的点。才能熬过这药物研发的慢慢长路!才能造福国人!成为自己的药神!

 


2019股票配资网_在线配资网_炒股配资公司_配资讯门户网站_牛米网